在许多人眼中,能源行业属于重工业行业,与科技、互联网技术等不沾边,然而实际上,能源行业在如今的大数据时代,也正在发生深刻的变革,用道达尔亚洲研发副总裁徐忠华的话来说,科技正在深刻变革能源行业。

在2019年博鳌亚洲论坛期间,徐忠华接受腾讯财经采访时表示,目前能源行业面临一些重大挑战,比如说道达尔面临的主要挑战,首先是为全世界人类提供他们可以支付得起的可靠的、清洁的能源。第二大使命,公司立志成为负责任的能源公司,要跟全人类一起去应对气候的变化,所以现在把应对气候变化作为整个公司的战略之一。第三大使命,公司在每天会在全世界有几百万的客户,怎么样每天跟客户更友好地做交流,为他们提供可信任的能源解决方案。

徐忠华指出,为了应对这一些挑战和目标,科技创新就变得特别重要。

“道达尔每年在科技创新方面差不多投进去十几亿美元的量,所以几乎科技创新会重点关注怎么样保证能源生产和应用的安全性,怎么样提高在作业的时候的一些最卓越的表现。”徐忠华说。

他表示,比如说一些数字化,差不多所有的研发30%是跟数字化相关的。

“几乎所有的能源公司其实也是一家大数据公司,比如说我们从事上游的石油天然气的勘探开发,会涉及到一些地震数据的采集,包括我们在进行油气作业的时候会涉及到很多工业数的阐述像温度、压力。”徐忠华说,“还有下游的比如炼油和化工会涉及到很多工厂的数据、供应链的管理、物料的管理,怎么样选用最合理的材料生产最好的产品,还有在全世界一万多家加油站,这些加油站每天有很多的一些跟客户互动的信息。怎么样有效地去发掘这些信息的价值,比如帮助更好地勘探开采油气资源,去提高作业的安全性,去降低成本,现在变得特别重要。”

徐忠华介绍说,去年和前年有两个标志性的合作计划,第一个是跟美国的谷歌合作,希望借助谷歌的在研发方面的能力,特别是在人工智能方面的能力,能够帮助公司更好地进行油气的勘探开发。还有跟印度塔塔咨询合作,希望更好地帮助公司提高下游工厂作业的智能化方面的一些工作、数字化方面的一些工作。

以下为专访实录:

腾讯新闻:各位腾讯网友大家好!今天很荣幸在博鳌期间请到了道达尔中国研发副总裁徐总,首先请您做一个自我介绍。

徐忠华:谢谢,各位网友大家好,我是徐忠华,现在在道达尔工作,负责道达尔亚洲的研发。

腾讯新闻:我们了解到首先道达尔公司是一家非常大的能源公司,首先请您介绍一下道达尔这家公司的大致情况,包括现在所从事的一些业务,包括在中国的一些业务情况。

徐忠华:道达尔首先是一家国际性的石油公司,我们的总部是在法国巴黎。这家公司是从事石油天然气的上下游,包括新能源,我们其实在新能源领域也做的很大,比如说太阳能拥有全世界太阳能效率最高的太阳能电池公司,美国的SunPower,还有另外一家道达尔太阳能公司。也从事一些储能公司,包括底下还有特种化工,比如说有一家哈金森公司,这家公司跟中国还有点渊源,原来×××在法国勤工俭学的时候就在这家公司。我们公司进入中国差不多有40年的历史,几乎跟中国的改革开放是同期进行的,它是进行中国最早的一批外资企业。

虽然我们是一家传统性能源公司,从事石油天然气上下游化工、加油站,是法国的最大的一家公司。但是我们在科技创新领域也做了很多工作,我们是全世界100大最具有创新性公司之一,这100大创新公司是横跨所有的行业,所以我们也对此很骄傲。

腾讯新闻:您刚才提到现在整个能源行业在变革时期,我们普通人觉得能源行业就是一种重工业的行业,原来可能和科技、互联网技术根本不沾边。但是近年来看到越来越多的趋势,包括一些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越来越多运用到石油勘探过程当中,所以能不能请您介绍一下道达尔公司近年来在运用科技手段到生产经营活动当中有哪些变化,有哪些新的情况请您介绍一下?

徐忠华:首先作为一家能源公司面临着很多挑战,比如说道达尔面临的主要挑战,首先最佳能源公司是为全世界人类提供他们可以支付得起的可靠的、清洁的能源,这是我们最佳能源公司最大的使命。

第二大使命,我们立志成为负责任的能源公司,要跟全人类一起去应对气候的变化,所以我们现在把应对气候变化作为整个公司的战略之一。

第三大使命,我们在每天会在全世界有几百万的客户,怎么样每天跟客户更友好地做交流,为他们提供可信任的能源解决方案,这是我们所要做的工作。

为了应对这一些,科技创新就变得特别重要,道达尔每年在科技创新方面差不多投进去十几亿美元的量,所以几乎科技创新会重点关注怎么样保证能源生产和应用的安全性,怎么样提高在作业的时候的一些最卓越的表现。

比如说一些数字化,刚才您提到的数字化方面的研发,差不多所有的研发30%是跟数字化相关的。

我想特别指出的,几乎所有的能源公司其实也是一家大数据公司,比如说我们从事上游的石油天然气的勘探开发,会涉及到一些地震数据的采集,包括我们在进行油气作业的时候会涉及到很多工业数的阐述像温度、压力。还有下游的比如炼油和化工会涉及到很多工厂的数据、供应链的管理、物料的管理,怎么样选用最合理的材料生产最好的产品,还有在全世界一万多家加油站,这些加油站每天有很多的一些跟客户互动的信息。怎么样有效地去发掘这些信息的价值,比如帮助更好地勘探开采油气资源,去提高作业的安全性,去降低成本,现在变得特别重要。

去年和前年有两个标志性的合作计划,第一个是跟美国的谷歌合作,希望借助谷歌的在研发方面的能力,特别是在人工智能方面的能力,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进行油气的勘探开发。还有跟印度跟印度塔塔咨询合作,希望更好地帮助我们提高下游工厂作业的智能化方面的一些工作、数字化方面的一些工作。

腾讯新闻:道达尔去年和谷歌进行了合作,在整个业界可能也是一个相对来说比较早的尝试。您刚才提到了能源行业本身是个大数据行业,包括上游、中游、下游的。这次合作是不是集中在某个上游或中游领域,还有贯通整个生产链?

徐忠华:首先我们合作的开始会更多地偏向上游的石油和天然气的勘探开发,我们希望能够通过双方的强强合作,因为这是一个跨行业的,刚好是一个跨接的合作,双方能够携起手来更好地帮助我们去发现一些未知油气资源,更好地去开发利用这些油气资源。

腾讯新闻:未来会不会把这种合作进一步拓展到更多的一些领域、更多的生产流程?

徐忠华:我们对外面的合作是非常开放的,道达尔自己本身,我刚才前面讲到了每年会投进去十几亿美元的研发费用。在全球有二十几个研发中心,将近4000名研发人员,其实自己的研发方面已经做了很多的部署,包括有很强的研发力量。但是尽管这样,我们认为跟外面的合作研究是非常关键的,通过跟大学、跟一些先进的高科技公司,比如说谷歌、塔塔咨询这样的公司合作,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去获取一些新的知识、新的技能,让这些方面的科学技术在能源合作得到有效应用。其实我们现在做的很多工作,我们每年在全世界跟很多的顶尖的实验室、大学进行合作,包括在中国跟中国的中科院合作,还有以前跟清华的合作、跟石油大学合作,都做了很多工作,包括一些科技的创新,包括一些教育。

腾讯新闻:这些合作更多应用到实践层面,不仅仅是研究层面?

徐忠华:我们会有几个方面,研究首先是一个风险比较大的实验,就是有点像风投一样,甚至某些程度会比风投的风险性更大,因为会更长期。我们的研究就是会包括两个,一个是面对有很强的在能源行业应用背景的科学技术方面的研究,还有一个就是争取跟实际的生产结合起来,我们会有中长期的短期、中期、长期研发项目的配合。希望能够更好地去帮助我们去储备,在能源开发利用方面的科技竞争力和各种各样的创新。

腾讯新闻:道达尔和谷歌以及其他科研机构的合作,可能在业界算是比较初始的尝试,您觉得这会不会成为整个行业的趋势?包括别的能源公司也会更多地和一些科技手段去结合。

徐忠华:我相信会的,比如说石油天然气行业现在面临的很多挑战,你会看到我们很多的一些油气作业是在深海,或者是在气温极低的情况,比如中国也参与了一个油气项目,在俄罗斯的亚马尔项目,把俄罗斯的天然气生产出来,在温度极低的情况,在零下三四十度的情况生产出来。还会涉及到天然气的液化,通过北冰洋那边破冰船开道把天然气再运到中国来,所以你会看到我们的很多油气作业现在面临的环境会更艰巨、更具有挑战性。同时要去很好地去保护环境,就是不但用到很多的高科技、数字化,智能化,还是要了解一些气候变化,要去了解怎么样在极端的情况下帮助我们更好地安全作业。一旦出现什么事情,怎么样把人救出来,很多的挑战都需要用最新或者更成熟的技术。

包括大家现在所知道的,比如说在美国发生的页岩油、页岩气的革命,一定程度上也是科学的进步、技术不断的成熟、成本不断的降低、安全性不断的提高,去推动了能源行业的革命性变革。

腾讯新闻:您刚才提到在美国页岩油的革命,发现最近几年美国整个原油产量的增量基本上都是从页岩油出来,您觉得这种趋势未来会不会对整个国际能源行业的供需格局产生比较深远的影响?

徐忠华:我想供需已经出现,因为今天世界上石油和天然气的供需基本上平衡,但是美国页岩油、页岩气革命,美国现在已经成为全世界最大的油气生产大国。这种变化会深刻影响到不仅是油气的供需,而且会影响到下游,比如说现在在美国如果说有很好的一些、成本很低的天然气气化工,天然气作为原料去生产下游的化工产品,所以一些优势马上就会出来,会对整个油气行业上游、下游都会产生一些影响。

腾讯新闻:在这一轮所谓的页岩油、页岩气的革命里面,道达尔公司在里面处于什么样的位置?

徐忠华:其实我们深深地参与了一些技术的进步,包括现在页岩油气生产的一些水力压裂水平井技术,如果看我们科技的发展和过程,你会看到我们在其中的某一部分也参与了。所有的科学技术革命,不是说某一个单位或某一个公司单独完成的,其实是大家共同协作,然后日积月累,我们在一定程度上技术有了突破、成本更低、技术安全性更高,所以我们给它做了应用来推广到整个油气行业。

腾讯新闻:在这一轮变革当中,中国的能源行业会受哪些影响,包括中国能不能在里面占据一些相对主导的地位?

徐忠华:中国很多的能源合作伙伴,其实也在积极地参与这场变革中。我们很多根据现有的地质资料,都认为中国有比较丰富的页岩油气资源。但是相关的一些工作正在做,因为你首先需要去了解整个的页岩油气大概的储量或地质情况是什么样的。同时了解油气资源在什么地方,还得有一个经济可行的技术方案去开采出来,能够让市场上去接受。所有相关的工作已经在做,我们道达尔曾经跟中石化有一个针对页岩气的勘探项目,就是在安徽的宣城,这个项目现在暂时停了,我们没有往下做,可能是发现了一些地质不足以让我们启动一个经济可行的项目。但是你会看到未来可能是有相关的项目,随着技术更进一步,我们对中国地质情况更了解,这种项目会越来越多,不仅仅是页岩油气,你会看到在中国的某些方面未来的油气方面做了很多,有些工作在全世界都做的很好,包括天然气水合物,在南海的天然气水合物,中国在这一块做了很多工作,也积极尝试怎么样去经济可行、符合环境需求的去开发利用这些资源,其实中国在很多方面都做了很多工作。沈阳妇科医院×××sdfuchan.com/

腾讯新闻:关于能源行业有一个大家比较关注的话题,就是新的可再生能源,就是非传统的能源。我们现在看到传统能源、传统化石能源还在未来长期占据着主导地位,您觉得这种未来的趋势,就是可再生能源包括太阳能、水利资源会不会有替代趋势?在我们可见的未来有没有这种趋势?

徐忠华:我们会看到整个全世界包括中国正在进行经历一场能源的转型,这种转型大概的趋势,首先我们要去满足人类能源需求,能源的安全性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我们不能说为了追求转型忽略了对老百姓能源的安全供给,所以能源安全是每个国家重视的一个问题。

其次你会看到能源转型的一个大趋势,就是低碳化,也就是我们希望能够有更多的可再生能源,或者更多的天然气应用。比如天然气会比煤的应用更清洁,你会看到我们在未来的二三十年里,就是化石能源,特别是石油天然气和煤还会扮演着一个主要的角色。这种转型是漫长的,这种转型是依靠需要很多公司、政府、企业和研究机构一起合作,我们通过技术的进步,通过商业模式的一些合作,通过更开放,通过一些创新能够帮助我们很好地去完成这个转型。

一个趋势就像我刚才所的低碳化,能源供给的低碳化,你会看到越来越多的一些可再生能源。但是你会看到我们现在确实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还会去依赖化石能源,因为化石能源无论是从规模、从能量密度方面都是可再生能源目前所不能替代的,包括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