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篇文章
https://zhuanlan.zhihu.com/p/50948707
深度学习碰上古文献,西南大学提出基于CNN的古彝文识别方法

我预计不久之后就会出现一个现象:
不光有彝族文字识别,还有蒙文识别,藏文识别,苗文识别

然后各位教授一起开一个学术研讨会议,会议上有个场景:
藏文识别大师:哎呀,是满文识别大师刘教授,久仰久仰
满文识别大师:哎呀,是藏文识别大师王教授,哪里哪里

藏文识别大师:王教授的满文识别那真是水平高啊,不错不错
满文识别大师:刘教授的藏文识别水平更高啊,厉害厉害

然后各族文字识别大师穿上华丽的本族服装上台领奖,会场出现一片祥和的气象。

很多年前有个学术问题一直困扰学界多年,因为对这个问题的讨论,学术界分成两个学派:
1、左手派
2、右手派
经过多年讨论,这两派就此问题达成了一致意见合并为一派,他们争论的问题是:
古希腊人到底用左手挠痒还是右手挠痒。

终于有朝一日,一个旷世论文发表在著名的《SC手》杂志上,得出一个惊人的论断:
古希腊人有时候用左手,有时候用右手挠痒。

此论断多么的深刻,多么的有学术洞察力,对后世的学术研究造成了深远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