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该篇文章是《卫报》对DeepMind创始人Demis Hassabis的深度专访,全面且深刻的还原了这位天才的性格、生活,以及对人工智能的热情和野心。他有着近乎传奇的早期经历,在国际象棋、游戏设计、计算机科学和神经科学等多个领域取得的成就形成了他从事人工智能伟大研究的完整拼图,他称自己为科学与创造力的结合体。Hassabis带领DeepMind进行开创性的人工智能研究,破解围棋这一历史难题,研究成果在极短的时间内两次登上《Nature》封面。而更加重要的是,DeepMind开创了一种科学研究与创业团队完美结合的机制。DeepMind在积极探索人工智能研究和应用的同时,在人工智能伦理研究方面也走在了全世界前列。Hassabis更是通过一次长谈说服了霍金,让他不再对人工智能大放厥词。Hassabis就像DeepMind的AlphaGo一样,像个超人一样保持高强度的工作和学习节奏,他把人工智能当成为之毕生奋斗的事业,也是他生活中的一部分。而Hassabis将和他的DeepMind继续朝着“创造解决世界上一切问题的通用人工智能”这一目标前进。

Demis Hassabis举止温和,面容谦逊,而当他告诉我他正在为“破解智能难题,然后用其来解决一切问题”的使命而奋斗时又格外认真。其他任何人说出这句话,听起来都十分可笑,但这句话从他的口中说出就另当别论了。39岁的Hassabis是一位前国际象棋大师、游戏设计员,他的人工智能研究创业公司DeepMind在2014年被谷歌以6.25亿美元收购。

他是移民后代,在伦敦芬奇利一所公立综合学院上学,分别取得了剑桥大学和伦敦大学学院(UCL)的计算机科学和认知神经科学学位。与他一起工作过的人们认为他是一个“有远见”的管理者。Hassabis认为他发现了一种“让科学研究更有效率”的方法,并提到他正在领导一个“21世纪的阿波罗项目”。他长相如此平凡,是那种你在街上不会看第二眼的人,但Tim Berners-Lee曾经向我这么形容他:他是这个星球上最聪明的人之一。

每次我们打开Siri或者收到Android的推送时,都会感到人工智能已经在我们身边。从短期来说,谷歌的产品将毫无疑问的从Hassabis的研究中获利,尽管这些技术所带来的个性化、搜索、YouTube、语音和人脸识别等产品的提升都没有被定义为真正“人工智能”(Hassabis对此笑称到:“它只是软件,对吧?它只是一个能运行的东西。”)。但从长期来说,Hassabis正在开发的技术并不仅仅局限于情感机器人和更加智能的手机,也不仅仅围绕着谷歌。Facebook、微软、苹果和许多其他科技巨头们都在如饥似渴的招揽人工智能博士生,在这场最新的科技竞赛中砸入数十亿美元。人工智能关注所有的事情,包括我们能想象到的,以及那些我们想象不到的。
它确实听起来太过野心勃勃。大部分人工智能系统应用范围都很“窄”,训练预设程序的机器去执行特定任务,除此之外再没什么了。因此,IBM的深蓝能在国际象棋比赛中击败Gary Kasparov,但却在井字游戏中输给三岁孩童。而Hassabis正在把他从人脑中得到的启发用于构建首个“通用学习机器”:一套能像生物系统一样学习的灵活、自适应的算法,仅使用原始数据就能从头开始掌握任何任务。

智搜(Giiso)信息技术成立于2013年,是国内首家专注于资讯智能处理技术研发及写作机器人核心软件开发和运营的高科技企业。公司成立之初,就获得了天使轮投资,并在2015年8月获得了金沙江创投500万美元pre-A轮投资。

想了解更多人工智能资讯机器人请登录Giiso智搜: http://www.giiso.com/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