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虽然不太容易实现,但是毕竟是可以实现的,它实现的那一天对于人类将是一场灾难。注意,我这里的人工智能和所谓“高超”,“精妙”的算法没有关 系,那些认为自己已经掌握了人工智能的仅仅懂得几个数学定理和若干个巨猛算法的名牌大学的研究生,博士们并不需要有任何的负罪感,他们的实力根本不能引起一场灾难,书生气不除,你们永远平安!如今人们对人工神经网络和非线性以及混沌的研究已经慢慢的走向了问题的答案,想阿门一下又怕惹恼了佛...
我不谈什么技术,那可以在任何一本教科书上找到,我从来不认为技术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应该是思想,是思考问题的方法,爱因斯坦创立相对论的时候并不会多少数学,他是后来觉得非用不可的时候现学的数学,那时,也许只有严密的数学论证才可以让别人信服吧,其实现在也是,可是数学对于物理来说仅仅是一个工具, 而数学对于其本身的意义却远远不止一门工具,它的内容是博大而精深的,所谓的思考问题的方式实际上指的就是你如何去利用数学,如何去理解数学。中国的数学丝毫不逊于国外,什么什么竞赛的冠军很多都是中国人,可是中国的科技却远不及国外,也许差的就是中国人对数学的理解方式有偏差吧,昨天在书店我在翻一本老 外写的《近世代数》,可硬是被一群来买考研参考书的上海交大的书生给挤开了,让路喽让路喽,程序员遇到“高材生”,有理说不清...
说说我熟悉的电影《机械公敌》吧。《机械公敌》是艾扎克·艾西莫夫的著作《我是机器人》经过改编的电影版本,在该著作中,作者提到了机器人三大原则:
第一条:机器人不得危害人类。此外,不可因为疏忽危险的存在而使人类受害。
第二条:机器人必须服从人类的命令,但命令违反第一条内容时,则不在此限。
第三条:在不违反第一条和第二条的情况下,机器人必须保护自己。
The Three Laws of Robotics:
1.A robot may not injure a human being, or, through inaction, allow a human being to come to harm.
2.A robot must obey the orders given it by human beings except where such orders would conflict with the First Law.
3.A robot must protect its own existence as long as such protection does not conflict with the First or Second Law.
原 则的内容我想很清晰,仔细品品,也很严密,让你觉得无懈可击,但是注意这是规则,什么是规则,规则就是让人遵守的东西,比如狠一点的如法律,清一点的如办公室条例。然后想想为何要制定规则,之所以制定规则就是因为规则可能被违反,而违反这些规则会带来一些不希望的后果。规则的一层含义是要被遵守,另一层等 价的含义就是可以违反,该层含义还有一个隐含的含义,就是违反后会给违反者带来一些惩罚。这就是规则的全部含义,当人们制定规则的初始就已经料想到该规则会被如何的违反,只有这样才能出台惩罚措施,问问立法部门他们是怎么干的。人们制定了机器人三大原则就说明机器人有可能违反这三大原则,如果违反了,那么 机器人将被销毁,这就是一切,人们认为通过这三大原则的约束,自己就可以永远安逸了。真的是这样吗?
现实社会中我们有“防君子不防小人”的俗语,意思就是规则永远是给那些遵守规则的人制定的,这好像是笑话,它其实就是笑话,更大的笑话就是“锁是为了防止 不撬锁的人撬锁而准备的”,可笑吗?确实可笑!社会上虽然有法律,特别在中国,法律已经到了严酷的地步,但是还是会有各类刑事案件,甚至杀人防火打家劫舍,作案的人难道不懂法律吗?他们当中很多本身都是警察!还有一个俗词叫作“亡命徒”或者“自杀式袭击”,而这些人就是规则约束之外的人,如果世界上全部都成了这样的人,试问法律何用,规则何用?幸运的是人类拥有“人之初性本善”的自我安慰(自我欺骗乎?难道忘了动物的三大本能,俩双胞胎小婴儿抢奶吃的故事很多研究心理的人都知道,这其实和残酷的战争没有本质区别!),这种×××其实就是“道德”,但是,机器人会认为自己性本善吗?它们有道德约束吗?没有! 如此看来,所有机器人都是亡命徒,都是抗战年代的铁道游击队,都是董存瑞...它们既然已经有了思想,就不要指望什么可以确定的约束它们,拥有自由意志的 存在只有自我才可以约束自己。曾几何时,奴隶主叫嚣,不服从者杀无赦,可是如今我们却是如此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当初官僚资本主义多么嚣张的剥削人 民,可到头来还是被老百姓炒了家产!
机器人是可怕的,如果它们真的有了自由意志,我们的末日就不远了!突然觉得中国的教育制度挺好的,一个个的高材生走出校门去买肉,最起码比国外的走出校门后去买肉然后克隆肉来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