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电销机器人出现后,有研究人员已经开始致力打造情绪机器人。力在创造出可以读取人类清秀的个性化机器人,试想一下情绪识别系统,注入到现有的人工智能系统中,机器人会变得更加自主化,进一步接近人类。

授予情绪识别,是否代表可以拥有独立人格,或者说以后的人工智能是否还能用机器来定义,或者大胆的认为它们可以作为一种生物存在。

近年来一系列令人激动的技术进展,如能够利用核酸链开展快速平行计算的生物计算机、以及索菲亚等具有人工智能的类人机器人等,都需要科学家好好定义“生命”这一概念。事实上,包括沙特阿拉伯在内的一些国家已经赋予了索菲亚这样的机器人国民身份。与此同时,合成生物学领域的创新技术也对当今生命造成了新的挑战。科学家们正在打造新的生命体,将传统的四种核苷酸扩增到六种或者八种。而对于拥有这些扩展版合成DNA代码的细菌,我们又该如何看待它们的状态呢?人们已经针对生物生命的精准定义开展了长达几百年的探讨和辩论,但目前仍未有定论。电话机器人好不好用?

对生物生命的定义不仅仅是一项学术练习。有人可能会说,定义只能用人类自己的语言阐述词句的含义,而不能告诉我们世界的本质究竟为何物。要想给人格下定义,当然还有法律和道德方面的问题需要考虑,但这些超出了这篇文章的探讨范围。尽管如此,我们的道德责任在很大程度上仍取决于我们如何定义生命。

现在出现的电话机器人强调模拟真人,电话机器人好不好用都在于人类如何去设定,它的自主性都在固定范围类,不具备独立思维能力,所做的一切都是尽量完成人类操作。如今的电销机器人代理过于强调它的自主性,非常的不负责任,这款真人智能呼叫系统价格虽不高但是可以具备自主分析、统计和拨打功能,但是不能过于模糊它模拟真人与类人的功能性。

人工智能技术仍在发展之中,未来的人工智能类人发展会成为可能,在模拟人类阶段不能过于夸大人工智能的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