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自动驾驶领域,有两个值得关注的消息:一则发生在大洋彼岸的加州,6月18日AutoX、小马智行获得该州自动驾驶运营牌照,Waymo与雷诺-日产-三菱联盟达成了合作,有意拓展法国、日本市场;二是在中国的广州市,6月20日AutoX、广汽、文远知行(之前的景驰)、小马智行、深兰等企业获颁该市首批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牌照。

  无论是在中国还是美国,自动驾驶正在稳健推进中。

  几个星期前,利用到深圳出差的间隙,我约好AutoX的李卓博士,想试乘下他们的自动驾驶车。

  他们公司在南山区有名的深圳湾科技生态园。虽然距离不远,约11点见面,我还是决定早点出门,原因是下雨了,雨势还不小。

  低头看一眼手机,“9点半,26度,小雨,暴雨×××预警。”

  叫了车,果然,路上很堵。大概是为了多接几单,司机师傅开得非常激进,可别人也丝毫不让,结果一片混乱。行人、单车、电瓶车、机动车互相较着劲,纠缠在雨中。

  “李博士的运气真不好,她大概也没想到,昨天还晴着,今天就下雨吧”,坐在车里,想起即将进行的试乘,我心里泛起几分担心——如果到时候变成中雨、暴雨,不会临时取消吧,或者放弃在闹市区的开放道路上开?这样的天气和路况,连老司机都得多加小心,更何况是自动驾驶?

  11点,我如约见到了李博士。她告诉我,4月时,AutoX在上海车展上发布了国内首个专为一线城市闹市区设计的自动驾驶系统xUrban,这次就可以亲身试试。

  片刻等待后,终于可以试乘了,此时雨还没有停。

  图说:出发之前,我留了张影(左)。自动驾驶车辆从AutoX所在的办公楼下出发,在类似于一款打车软件上可以选择终点(右)。

  进入车辆内部,我看到主驾驶位置有一位司机,车保留了方向盘,在遇到自动驾驶无法处理的“意外”情况时,他可以随时接管。司机的旁边有一位副驾驶,拿着笔记本电脑等设备,应该是测试工程师。在他们座椅后背,装了一块电子屏,实时显示自动驾驶系统“看到”的周围环境,如建筑物的轮廓、车道线、道路两旁的树木、走过的行人等。

  后排坐定后,副驾驶递给我一个平板电脑,上面有类似打车软件的地图,叫我选择想去的终点。

  “可以任意选择么?” 我问。

  “当然”,坐在一旁的李博士说。

  不过,从地图上看,可以行驶的区域在南山区,有几条路线也不包括在此次的测试范围内。李博士解释说,只有部分道路得到批准,每次测试也需要事先报备。

  我点击了一个终点,心里暗想,但愿规划的路线可以经过最繁忙的路段。我并不是有意要让李博士他们尴尬,而是想既然有这么一次机会,就要看看现在的自动驾驶究竟能应付多么复杂的情况。

  车开始驶出了园区,司机的手一直在“假装”握着方向盘,其实并没有碰到。旁边的测试工程师在自动驾驶车做出决策后会及时提示司机,让他对车辆下一步的行进有个预判。

  在快要到达第一次的终点时,我又选了下一次的终点。两次行程结束后,我感到了一丝无聊,直接选择了返回起点。之所以无聊是因为,看起来我没能难倒这辆自动驾驶车辆——当你无法让车难堪的时候,继续测试也就失去了意义。

  像这样的测试,是很多自动驾驶公司的日常,通过积累大量数据,发现一些难处理的情形并从中“学习”,这对于提高自动驾驶能力是必不可少的步骤。

  当然,这次试乘远不是一次完整的“检验”,比如我忘记了在一段行程结束后,让车靠边停靠,然后再开启第二段的路程。这能考验出车辆能否就近寻找停车位,并自动泊车。

  回想起来,整个试乘过程还是很流畅的,自动驾驶车比较“礼让”,没有去抢路,但也没有明显的卡顿。20公里左右的时速,可能稍慢了一些,考虑到是在闹市区以及下雨的天气,还算合理。

  这里有几个令人印象深刻的片段——郑州×××医院:http://mobile.63856385.com/

  在40多分钟的试乘中,司机全程没有触碰方向盘,如果他接管,车内的系统会喊“手动”,并显示在电子屏幕上;

  在过斑马线时,车辆减速让第一个行人穿过,接着当车辆准备通行时,第二位行人抢路,车辆刹车,这时行人改变了主意停住让车过,车辆此时决定继续通过,有点类似于在与行人“商量”;

  道路旁边的井盖打开了,周围有围栏以及×××警戒带,工人正在维修,车辆减速后成功绕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