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全年,近90%的人工智能公司处于亏损状态。”CB Insights数据显示。

  AI行业已经历全民热炒的过度期望期,即将进入备受打击的过度失望期,真正进入蓬勃发展期还需假以时日,短期内对泡沫破裂的恐慌会如约而至。

  那么,AI创业者应该如何避免走“弯路”?AI落地的最大难点何在?哪些项目会被投资人认定为“伪AI”?未来,AI对于哪些领域的颠覆最令投资人期待?

  2019年7月17日下午,在由投中网、BPEA主办,黑钻石传媒协办的“投等舱”创投课堂第一课上,未来黑科技、慧安金科等企业,以及创新工场合伙人方益民、德联资本合伙人贾静、国科投资总经理刘千宏、高捷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黎蔓、昆仲资本合伙人张彤围绕AI落地的投资逻辑及未来走向进行了讨论和研判。

  2019年,AI商业化已成为创业者面临的严峻考题。在技术落地的大考面前,本性逐利的资本有多大耐心等待这场即将到来的颠覆性变革?

  技术不是刚需,场景才是

  “去年很多人看到AI的发展认为未来已来。”昆仲资本合伙人张彤说,“其实未来20年前就来过了。这不是第一次AI浪潮,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2018年,被业界认为是AI商业化落地的元年。

  未来黑科技即是其中一员。未来黑科技是专注于汽车显示技术及相关产品研发的高级科技公司。截止目前,其已获得软银中国、凯辉基金、壹号资本等知名机构的投资。

  未来黑科技创始人徐俊峰介绍,“现在很多汽车创业公司都集中在自动驾驶赛道上,比如偏感知做激光雷达、偏决策做人工智能系统,还有一些大公司做自动驾驶控制,未来黑科技主要是做智能舱,就是人机交互。”

  目前,未来黑科技的产品1.0-2.0已量产了,3.0也达到量产规格,“4.0和5.0我们跟欧美的主机厂做一些概念的修正工作。”徐俊峰透露。

  “我们比较看重在AI不断发展过程中,创业者是否能够找到实际的应用场景落地。”高捷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黎蔓表示,在实际考察项目中,更关注AI解决什么具体问题?能不能形成价值?能不能形成商业模式?更关键的是能不能形成规模?

  然而,“整体来看,现在还是弱AI的时代。”黎蔓称,AI商业化落地的核心问题不只是AI本身,而是要利用AI技术解决实际问题。

  “没有捷径可以走。”作为创业者,慧安金科创始人黄铃表示,“不是说套了AI的光环就会比别人走得快,创业者要真正解决甲方的问题。”

  创新工场合伙人方益民同样表示不单押注AI的光环。“有周期的基金总要为LP的收益负责,因此我们不会去投资那些只是打着AI旗号却没有商业能力的项目。”他甚至直言,再过几年所谓“AI公司”的这种名称就会消亡。因为技术的终点还是要回归到行业,仅靠人工智能很难突然开辟出一个新的行业或者新的赛道。

  然而,AI有效赋能行业的基础是要找到真正的应用性行业。实际上,很多AI创业者对此并没有非常明确的判断,或者高估了AI对行业的颠覆。

  “很多AI创业者是拿着锤子找钉子。看什么都像钉子,看着桌子像钉子,看着天花板也像钉子。这里面有很多误区。”国科投资总经理刘千宏说道。

  刘千宏以其最近考察的一个AI项目举例。他说,这个公司是一家很有名气的AI公司,针对了很多行业方向和所谓“痛点”,其中一个方向即是提高当下中国的基础教育水平。于是项目准备在每个教室里面装一个摄像头,把孩子的表情监视起来,经过所谓智能分析来提高老师的教学能力。“这就是明显拿着锤子找钉子,我觉得解决中国基础教育问题的方法是提高教师收入和加强教师培训,现阶段AI还完全解决不了这样的基础性问题。”

  可见,促使AI商业化成功落地的关键首先还是要发掘“刚性场景”,而不是自我陶醉的“伪AI”。

  德联资本合伙人贾静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特别是AI赛道泡沫破裂的时候,创业者一定要分析给客户解决问题的产品到底是刚需还是尝鲜性的需求。”而长期性的刚需不仅要“资本热”,更是要“客户热”。

  “泡沫破裂”之后  郑州不孕不育医院:http://jbk.39.net/yiyuanzaixian/zztjyy/郑州不孕不育医院×××:http://jbk.39.net/yiyuanzaixian/zztjyy/郑州不孕不育医院排行:http://jbk.39.net/yiyuanzaixian/zztjyy/

  在相对技术壁垒较高的AI领域,踩准刚需场景往往需要经历不断的试错。

  因而,AI创业者的学习进化能力,或许成为了突破“行业刚需”的关键窗口。

  “这些AI产品到底能不能帮客户解决实际问题,其实多数时候客户也不知道。但有一些客户愿意花钱去尝试一些比较新鲜的东西,来了解那些产品是不是真正满足了他们需求。”贾静认为,这种情况便对AI创业者自身学习与成长速度提出了要求。

  而且,不同于其他行业,AI领域的创业者多为长期从事科学研究的科学家或博士研究员。那么,在这个过程中如何从科学家转变成有客户导向的产品经理及企业领导,实则是影响AI落地的重要风险点。

  “AI公司的创始人是非常重要的。不管其过去背景多光鲜,最主要的还是要看他能不能看清当时的市场情况与资本情况,能不能有一个灵活的头脑,我觉得这是非常关键的。”方益民称。

  “曾经在两年之内,我说我要做高科技时,有个投资人跟我说要接地气;但当我接地气的时候他又说没有想象空间。”徐俊峰提出了自己的矛盾与困惑。

  对此,张彤认为,AI创业者不仅要有专业化技能,还要有“接地气”的本领。“很多AI的创业者都是素质水平非常高的人,要么是学者,要么有很多年的研发经验,做出来的产品往往是很精致的功能,却并不是一个可以落地的闭环产品。不能脏活累活留给别人干,自己只干优雅的活,这样的话赚不到钱。”

  刘千宏认为,和历史上其他革命性技术浪潮一样,AI技术经历了萌芽期,目前处于被赋予太高期望的过度期望期。由于AI解决重大问题的能力短期还无法体现,导致失望情绪逐渐弥漫,行业即将进入过度失望期,整体热度大大降低。但之后随着技术的进一步突破和应用场景的增加,行业会进入稳步爬升期,并最终引发人类的生产和生活发生深度变革,真正进入“AI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