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和物联网等新技术的发展,财务管理工作更加趋向自动化、智能化和数字化。企业资金管理也已经从最开始的基础资金管理发展到资金集中管控。同时,为有效应对国内外金融市场变化,特别是人民币利率汇率定价机制的深度改革,企业需要通过全球司库管理来实现资金集中管理。

1.jpg

资金管理四阶段

笔者认为,从资金管理到司库管理至少要经过4个发展阶段。

1.0阶段,更加注重现金与流动性管理。设计更科学的账户管理架构和更高效安全的支付结算体系:构建资金池、票据池,从而发挥资金的规模效应;搭建资金集中结算及内部结算体系,提高现金周转率和现金使用效益,从而更好地实现资金流动性管理和更精准地预测企业现金流情况。

2.0阶段,更加注重营运资本管理和投融资管理。加强营运资金管理,实现低成本高效益的资本来源;利用供应链融资改善融资结构,平衡生产经营现金和投融资管理;做好信用评级和银行信用评估等。

3.0阶段,更加注重风险管理。包括市场风险、信用风险、流动性风险、操作风险、法律和税务风险等。要能提前预测风险并针对可能发生的风险采取有效的应对措施。

4.0阶段,更加注重智能决策与信息管理。制定良好的授权与决策机制,利用大数据进行多维分析预测,辅助管理层更好地进行战略决策。

目前很多企业的资金管理停留在1.0阶段,而管理信息化水平相对高的企业已实现资金可视可知可控、资金池资金集中结算。但做到这些还是不能满足企业的资金管理需求,企业需要通过全球司库管理来实现价值创造。

新趋势

放眼未来,司库的职能重心由现金管理逐渐转向投融资管理、风险管理,以及支持企业战略发展转变。这也要求司库管理的功能不断增强,风险管理更加主动务实:打造从“割裂”到“统一”的现金与流动性管理;开展从“激进”到“稳定”的投融资管理;做好从“供应商”到“合作伙伴”的银行关系管理;建设由“战术”到“战略”的决策支持与信息管理;搭建从“被动”到“主动”的风险管理体系。顺应以上发展需要,司库管理有以下四个方面的趋势:

趋势一  通过机器人等智能化系统工具提高现金管理效率,释放更多人力物力投入到战略决策支持等更高价值的事务中去。

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的快速发展很有可能造成大规模失业。与其想自己的工作是否被抢走,不如通过学习新技术来操控机器人辅助我们更好地开展工作。在财务领域,机器人广泛应用于基于RPA的流程自动化。比如财务自动化、税务自动化、流程操作自动化、报表自动化生成、账单处理自动化、基于图像识别的自动化等几十项应用。可以说,RPA有效提高财务人员的工作效率,释放更多的人力资源投入到更高价值的战略决策支持中去。 

趋势二  产业链视角的投融资管理——提高企业负债中无息负债的比例 ,“ 借鸡生蛋”。

众所周知,企业负债分为两类:一类是需要付息的,如银行贷款、应付债券等;另一类是不需要付息的,主要包括应付账款和预收款项等。在现代财务管理的词典里,负债和债务是不完全相同的两个词,前者包括企业所承担的所有义务,而后者仅指负债中带息的部分。在企业管理实务中,严格区分“负债”和“债务”对企业降低融资成本具有重要意义。

以房地产企业为例,房地产企业的负债资金有两个来源渠道:产业链融资和金融市场融资。产业链融资提供的是无息负债,包括来自上游供应商的资金(应付账款)、中游集团内部的资金(其他应付款)和下游客户的资金(预收款项)。这类资金相当于企业获得的“无息贷款”。金融市场融资提供的是带息负债,包括来自货币市场的银行资金(短期借款)以及资本市场的银行、债券资金(长期借款、应付债券)。这就是OPM战略,即充分利用无息贷款提高负债中无息负债的比例,充分利用别人的钱来赚钱,“借鸡生蛋”。IT业巨头戴尔公司就是OPM战略实践的典范,地产业的万科也是如此。

趋势三  双管齐下的融资风险管控—同时控制融资期限风险和融资成本风险,打造高而不危的融资结构。

企业的融资管理分为两个维度:融资效率和融资风险。企业融资管理的最佳目标应该是,融资效率最高、融资风险最低。企业如何在提高融资效率的同时,通过负债结构设计有效降低融资风险呢?融资效率可以用财务杠杆来衡量,即财务杠杆越高,融资效率越高。但是财务杠杆是一把双刃剑,高财务杠杆一方面对业绩有提升和撬动作用;另一方面也会提高企业资产负债率,导致融资风险上升。资产负债率是融资风险分析的起点,我们以资产负债率作为融资风险的衡量指标,从两个维度对融资风险进行分解:融资期限风险和融资成本风险。融资期限风险指的是融资与投资的匹配度风险,可用“融资期限风险敞口率”来度量。从负债期限角度进行分析,负债按照期限长短,可以分解为流动负债和非流动负债,相应地,资产负债率可以分解为资产流动负债率和资产非流动负债率。资产流动负债率还反映的是给企业带来短期偿债现金流压力的风险,即还本风险。负债按照是否带息,可以分解为带息负债和无息负债,相应地,资产负债率可以分解为资产带息负债率和资产无息负债率。资产带息负债率反映的是会吞噬企业利润率的风险,会给企业带来付息压力,即融资成本风险。综上所述,企业在融资风险管理过程中应双管齐下,同时控制融资期限风险和融资成本风险,打造高而不危的融资结构。 

趋势四  数据上移、决策下移——搭建现金决策模型,利用大数据助力领导智能决策。

通过预算现金流和实际现金流数据,采用数理统计方法搭建现金决策模型,通过定性和定量的指标,预测融资缺口,并据此制定最优的融资方案。比如,年初预测全年融资缺口和融资方案,逐月滚动预测月度融资缺口,结合存量贷款合同,提供多种融资组合决策支持,针对关键因素指标进行多维分析和风险自动预警。

按照新趋势的发展需要,企业要做好全球司库管理,首先要理解全球司库管理体系。笔者将其分解为三个词,分别是全球、司库和管理体系。

什么是全球?第一,我们的服务对象包括全球的客户。第二,我们要有全球视角的产品,尤其是拓展金融业务的产品。第三,要具备全球一流的业务能力和管理能力。第四,要整合全球内外的资源,统筹全球化合作伙伴和金融机构。第五,要拥有支持全球业务的IT系统和管理团队。

什么是司库?司,就是掌握、评价和配置;库,就是各类金融资源,比如资金、资本、额度、政策、数据、伙伴等等。

什么是管理体系?既然成体系,就要有愿景有战略目标,也要有体系化的流程、制度、管理工具,还要有特定的组织、人才和激励措施,还要有一整套IT系统作支撑。

原文链接:https://www.51rpa.net/rpanews/22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