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发现大家(包括我自己)思考问题的时候往往会设定太多的基本假设,假定一切是不变的情况下,突然提高某一个指标,然后得出一些结论,这是实验室的方法,但绝不是思考社会问题的路线。一个成熟的思想体系,一定要从挑战原有的基本假设做起,一定要问:新的情景下原来的哪些假设还继续适用,哪些需要改变了。在开始讲人工智能之前,先举两个其它的例子。
第一,蒸汽机发明以后,工业国家爆发了各种各样的工人动乱,工人们占领工厂,打砸机器,为什么呢?因为这些钢铁怪物抢占了他们的工作,让他们失业。当时也是天下哗然,居然有这样自己动的机器,资本家再也不需要工人了!按照这个逻辑,这一部分人应当是永久失业了,一直到今天都缓不过来才对。但是结果呢?从大的时间跨度来看,失业率并没有随着技术的进步直线上升。
第二,随着家用电器的发明(重点是洗衣机),一些资本主义国家的妇女解放积极分子特别开心,觉得这些机器可算是把妇女从繁杂的家务劳动中解放出来了,只要一家一台洗衣机,全人类的问题都得到解决了。但后来的调查表明,家用电器普及以后,家庭主妇的家务劳动时间并没有减少一丝一毫。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为什么这两个人们预期的劳动力需求降低并没有发生呢?一个最主要的原因是,技术的进步带来了新的需求,新的需求就需要新的岗位来满足。科技提高我们的生活水平,这话可不是白说的,你生活水平提高了,自然要有人在后面干活儿来推动这种提高。在第一个例子里面,原来一年十个工人只能纺一锭纱,现在换成机器了,一台机器有一个人操作就够了,也能纺一锭纱,人们的思维模式是假定需求不变,这下完了,有九个人失业了,但是结果是,技术进步让纱变便宜了,寻常百姓也可以穿好多衣服了,原来全社会就需要一锭纱,现在我们花一样的价钱,雇十个人纺十锭,你说一样价钱多给你九锭你不要?所以,到了今天,我们随便一个老百姓家,就是再穷也总有一柜子衣服,要是没有先进的纺织机械,我们就买不起这些衣服,也就不会有这个需求了。在第二个例子里面,随着洗衣机进入家庭,人们对洗衣服的预期提高了,前几年电视上总演一个洗衣粉广告,一个肚子胀不消化的大光头领着一帮熊孩子把衣服变着法儿弄脏了,完了扔给孩儿他妈,这要是发生在洗衣机发明以前,估计这孩子腿都被打断好几回了。但是洗衣机发明了,洗衣服太方便了,现在谁家不是隔几个礼拜就把里里外外能洗的都洗一遍?孩子出去满地打滚儿也不怕了,我在知乎看到好多答主回忆小时候弄脏衣服挨打,现在这种事儿也少了,因为孩子衣服反正一个礼拜就能洗一回,你就可劲儿造吧。显然,洗衣机提高了人们的生活水平——通过在同等时间内增加洗衣量。一个错误的假设是什么呢?就是人们还会像洗衣机没发明时候那样,尽量不洗衣服,窗帘儿被罩什么的且用着吧。按这个假设,洗衣机其实没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要想提高,妈妈们就得在高洗衣效率的情况下花一样的时间在洗衣房。我们再细化一点儿,技术的进步确实会消灭一些岗位,反过来,它到底创造了哪些工作?第一,是围绕新技术的工作,工程师、程序员、疯窝盒子智能场控机器人。第二,是原有产品需求增大带来的岗位,考虑对比一下公元1000年和现在的人均肉类消费、衣服的件数,你就明白为什么技术这么发达了天下还有这么多搞农业搞纺织的。
第三,满足人类对产品的差异化需求,条件不好的时候,全国人民都骑飞鸽凤凰,这俩厂子各需要一个设计团队,到今天市面上的自行车有多少种?
第四,是新增需求,比如现在我们呼吁中国心理医生严重不足,这要是搁以前,技术落后饭都吃不饱的时候……所以,大家千万不要想象社会永远就是现在这样儿,然后一夜之间一台电脑取代了百分之八十的人类工作。事情永远不可能是这样发生的,人工智能的过程,也是一个渐进的、互动的过程。之前有一篇爆款的朋友圈文章,提出来说人工智能发展是指数增长,你看着它快到眼跟前了,结果下一秒它就跑到老远的前边儿去了。你可以拿这个点来打我,说这次科技革命和以前不一样,因为它最后是把事情的控制权从人类手里交出去了。我不懂这些科幻的、政治的、未来学的理论,我们从人性的基点出发,技术的进步带来生产力的发展,这种增长可以是指数的,但它永远都跑不过人类欲望的增长,我们的需求总是大于生产者的供应的。看过渔夫与金鱼的故事你就知道,我们人类作为消费者,是彻底没治了,一想到这里,真是觉得特别安心啊。